S赛10年从陪跑到领军 中国战队迎蜕变

10月31日是电竞狂欢夜,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10)在上海浦东足球场落幕,SN战队不敌韩国赛区(LCK)DWG战队,未能帮助中国战队实现3连冠。虽然有些遗憾,但现场6300多位观众依然用欢呼和呐喊“点燃”了这座新球场。

S系列赛10年,中国战队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从陪跑者变身为领军者,近3年来获得2冠1亚。10年间,英雄联盟游戏从垂直小众市场,成长为一种新兴体育产业和生活方式,这背后离不开中国电竞市场的蓬勃发展。尤其在今年疫情考验下,中国电竞产业展示出顽强的生命力。

历经10年努力,今年史无前例地有4支中国战队杀入世界赛正赛,8强中占据3席,4强中也有两席。拳头游戏(英雄联盟制作公司)CEO尼科洛·劳伦特认为,中国的电竞生态系统领先全球其他地区3到5年。

S1 首届世界赛无中国战队

2011年6月18日至21日,第一届世界赛是拳头游戏的一次试水,4个赛区(北美、欧洲、菲律宾和新加坡)的8支战队角逐总冠军,冠军奖金只有5万美元。

早期的S系列赛更像是“游戏展览”,选手操作的游戏就是他们最好的推广作品,与粉丝之间甚至能“零距离”接触。“他们就坐在我们身后,我们打比赛时,人们都可以搬动我们的椅子,碰我们的头发。”前TSM战队辅助选手朱启恩(ID:Xpecial)回忆起当时的场景。

对当时的战队和选手来说,这并没有减损他们当时的兴奋之情,因为“终于有独立的比赛来承载大家对游戏的热爱了”。前FNC战队选手马丁内斯(ID:xPeke)表示,比赛规模和奖金多少都没有关系,“我们来打比赛,只是因为爱这个游戏,我觉得第一个赛季胜过其他一切的地方在于,它是所有一切的开端。”

2011年,S1吸引了众多玩家线下观赛,场馆中座无虚席,有超过160万观众通过网络观赛。通过那次尝试,拳头游戏看到了游戏发展的新思路。当FNC在欧洲庆祝夺冠时,英雄联盟这款游戏在中国还没多少人知道,中国战队缺席了首届S赛。当年9月,国服开始公测,随后迅速集结了中国的游戏玩家。

S2-4 “世界第一薇恩”出道

2012年,英雄联盟成为火爆全球的电竞游戏,S2全球总决赛首次有了中国战队。据腾竞体育联席CEO金亦波回忆,当时中国赛区预选赛在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一个展厅里举行,没有观众席位,粉丝们只能站着观赛。iG和WE两支战队脱颖而出,代表中国出征正赛。

当时中国赛区的职业战队不多,WE战队拥有绝对统治力。S2期间,WE战队在美国洛杉矶斯台普斯球馆附近的室外场地比赛,白天会有太阳光照到选手屏幕上“晃眼睛”。出征前,不少中国玩家看好WE夺冠,但“网络断线”的意外打破了冠军梦,最终止步8强。

“当时参加世界赛的对手不多,代表中国的只有我们和iG,整体来说竞争压力会小一些,但跟其他赛区交手会感到很大的差异,每个地区的风格都不一样,如果应对不当很容易输。”第一次参加世界赛的禹景曦(ID:Misaya)回忆说。他认为,跟LCK(韩国赛区)的队伍能学会打架,跟LEC(欧洲赛区)的队伍能学会稳定的发育和更好的团战。2012年年底,在S2积累的经验帮助禹景曦和队友们成为IPL5世界冠军。

从2012年起,随着众多玩家涌入,世界赛展现出巨大的影响力。在南加州大学体育馆举行的S2总决赛吸引了近8000人现场观赛,此外还有600多万观众在家中观赛。“当时观赛的人数非常多,排队入场要慢慢往前挪,我走了大概十几分钟。”电竞资深从业者周奕回忆说。作为仅发展了两年的赛事而言,这样的规模让金亦波意想不到,“那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在体育馆开战的电竞赛事。”

2013年初,经历“城市英雄争霸赛”选拔,8家俱乐部(iG、OMG、WE、PE、皇族、TL、WOA、Spider)开启第一届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

中国赛区出现了天才——15岁的AD选手简自豪(ID:Uzi)。皇族与SKT1签订了保密协议,双方在正式比赛前互为对手,不断训练。“天天和SKT1训练很痛苦,打了几十盘输多赢少,感觉很压抑,只要有一点点小错误就会被无限放大。”简自豪说。

同为少年天才的SKT1中单李相赫(ID:Faker),成了简自豪职业生涯最大的“苦主”。虽然皇族战队冲进了总决赛,但S3总决赛没有奇迹,他们还是输给了SKT1,拿到中国赛区第一个亚军。薇恩强势5杀一战封神,简自豪自此有了“世界第一薇恩”的称号。

2014年,皇族再次代表中国杀进S4总决赛,简自豪和队友们以1比3不敌韩国老牌劲旅SSW战队,再次无缘冠军。

经过初期的试水,拳头游戏从2013年起打造电竞赛事体系,设立召唤师杯(冠军奖杯),全球总决赛奖金池一跃涨到了205万美元。

此外,赛事方拉长比赛周期,细化比赛赛程,增加参赛战队。小组赛分别在两个城市举行,半决赛和决赛集中在一个城市。总决赛舞台也有了大型赛事的样子,不仅有演唱会般大型舞台和灯光,还有现场乐队演奏主题曲。三面的观众看着赛场上两支战队对决,加油呐喊声不绝于耳。

S5-7 引援反思后施行“联盟化”

“那两年的比赛,韩国赛区的统治地位非常明显。韩国选手都很强,中国选手要花大力气才能追上。”禹景曦担任了S3和S4的解说嘉宾,这是他当时的感受。

2015年,LPL赛区从8支战队扩军至12支(EDG、Snake、OMG、VG、IG、LGD、King、WE、M3、皇族、EP和GT)。战队扩军后,竞争也随之加剧,不少中国战队意识到,想要夺冠必须有大量的资金和人力支撑。他们选择最简单的方式:买入选手。

2014年世界赛结束后,中国兴起了韩援引进潮,几乎将三星战队买空。金赫奎(ID:Deft)和许元硕(ID:PawN)被EDG斥巨资带到中国。宋义进(ID:Rookie)、金泰相(ID:Doinb)也是那时候加盟中国战队。

2015年,EDG击败韩国战队SKT1,拿到第一个MSI季中杯冠军。这一冠让他们坚信有韩援的加持,夺冠指日可待。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S5系列赛的主旋律依旧是“韩流”劲吹,中国赛区的3支战队只有EDG进入8强,但他们随后被首届冠军FNC打得毫无招架之力。8强也是中国赛区参加世界赛后拿到的最差成绩。

“那时候真的花了很多冤枉钱,最终结果证明不是花钱就能有好成绩。”EDG总教练阿布反思说。EDG在这一年的失败尝试,让中国战队开始冷静下来。

2017年年初,LPL赛区施行“LPL联盟化”和主客场制度。和传统体育项目一样,不少战队设置了城市主场。LPL联盟会为战队介绍赞助商,对俱乐部提出规范化要求。也是在这一年,一些战队在运营上扭亏为盈,国内顶级电商京东更是以购买队伍的方式入局电竞。

不过,从S5到S7,LPL战队都没能杀进决赛赛场。S6时RNG和EDG止步8强,S7时RNG和WE止步4强。在老对手李相赫面前,加盟RNG战队的简自豪依旧没有赢面。虽然2017年世界赛总决赛在北京“鸟巢”举办,却是两支韩国战队的冠军争夺战,这一幕至今让很多中国玩家唏嘘。

从2016年起,世界赛在奖金池方面做了巨大改革,首次引入游戏道具收入,冠军皮肤收入的25%都纳入奖金池,当年的奖金池总额达到507万美元。

从政策层面上说,政府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有利于游戏、电竞及知识产权保护的新政。2015年,国务院发文布局云计算,互联网、软件服务、通讯设备、网络游戏等行业迎来发展新机遇;2016年,教育部批准高校设立电竞相关专业。这对英雄联盟等电竞类游戏产品,在国内继续扩大影响力是重大利好。

S8-9 LPL领跑斩获两连冠

2018年,LPL赛区再度扩军至14支战队。从这一年开始,LPL对新加入战队有了具体要求,战队必须背靠大资本。当年进军的SN战队背靠电商苏宁易购、RW战队总部则是电脑品牌华硕,BLG战队是知名视频网站bilibili的电竞战队。

在中国战队兵强马壮之际,韩国战队却不复曾经的统治力,李相赫连续两年没能冲入总决赛。2018年,中国战队终于有了扬眉吐气的机会,iG拿下LPL赛区第一个世界赛冠军。韩国战队则无缘在仁川举办的总决赛,也结束了对世界赛5年的统治。

继曾经LPL神级选手简自豪后,帮助iG夺冠的新一代天才喻文波(ID:JackeyLove)出现在大家视野中。同样是天才选手,此前简自豪4次“抗韩”,每次都会遇上同时期的天才选手李相赫,每每与冠军失之交臂。喻文波比简自豪幸运,出道即巅峰,第一年就拿到了冠军。“奖杯太重了。”夺冠后,喻文波有些费力地举起召唤师杯。

2019年,作为世界赛最强黑马、中国新战队FPX在半决赛击败卫冕冠军iG,并在法国巴黎雅高酒店竞技场一鼓作气零封欧洲战队G2,将召唤师杯留在了中国。欧洲的观众非常热情,加油声络绎不绝,“能把屋顶掀翻”的音浪给了FPX战队很多刺激。高天亮(ID:Tian)期望决赛中让西方粉丝高喊FPX的名字,最终他们如愿了,“FPX是冠军”成为那晚最响亮的声音。

在金亦波眼中,LPL能够两连冠是2015年后的累积。虽然夺冠的两支战队iG和FPX也引入了外援,但这些韩援在中国战队征战已久,他们学习汉语,了解中国文化,融入战队,让战队5人形成一个整体。“如今LPL在全球英雄联盟赛事体系中处于领先地位,无论是赛事发展还是市场规模,中国能够夺冠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周奕评价说。

S10 电竞热潮之下新人井喷

从2018年至今,LPL赛区战队不断壮大,如今已有17支战队,并且仅有少数俱乐部处于“负营业”状态,很多老牌俱乐部找到了经营之道。诸如新人选手的供给、俱乐部主场周边商业圈带来的价值变现,以及明星选手的各式代言等。

今年受全球疫情影响,很多体育赛事停摆,电竞行业凭借线上优势成功避险。此次S10全程在上海举行,其中决赛前都在上海SMT演播室无观众举行。

数据显示,8强赛时,G2与GEN的对决,海外最高观看人数峰值超过231万,超过S7总决赛最高观看人数峰值210万。同样是8强赛,TES战队完成S赛历史上首次“让二追三”,3比2淘汰欧洲赛区2号种子FNC,国内各大直播平台总人气值超过3亿,国外直播平台同时在线观众峰值达到242万。

10月24日,半决赛欧洲赛区冠军G2战队对阵韩国赛区冠军DWG战队,创下本届赛事国外直播平台的新纪录:同时在线观众峰值达271万。截至昨日,有关“英雄联盟S10”的话题在微博上有超过253.8万的讨论量,阅读数超过90.7亿。

10月31日,总决赛在新落成的浦东足球场举行,现场开放了6312个免费观众席。这是英雄联盟赛事今年第一个向观众开放的比赛。SN战队上单选手陈泽彬(ID:Bin)在第2局拿下5杀,点燃了全场气氛。尽管这支世界赛新军未能把奖杯留在中国,但人们依旧看好这匹黑马的未来。决赛前,SN的赞助商及合作伙伴已增至十家,肯德基与上汽荣威更是“压哨”入场。

除了巨大的流量影响,中国电竞生态向着更完善的方向发展。今年世界赛,3支中国战队首次入围,SN战队中除胡硕杰(ID:SwordArT)有5次世界赛经验,其余都是第一次征战世界赛的新人。SN战队的陈泽彬(ID:Bin)、TES战队的卓定(ID:kningt)、JDG战队的张星冉(ID:Zoom)等新人均有出色发挥。

新人迸发让LPL赛区有了更多的底气。解说王多多分析说,进入大数据时代后,每个俱乐部的战术基本是透明的,明星选手与新人选手之间的差距被缩小,新人往往通过几场比赛就能快速崭露头角。此外,现在比赛使用的版本更偏向于“打架”。由于五分钟就刷新一条小龙,导致比赛的运营变少,需要从头打到尾,对于双方的经验和运营的考验就比较小了,双方都拼操作,选手年轻必然占些优势。

在周奕看来,新人迸发是中国青训体系走向成熟的表现,对战队而言有了更多的战术选择。今年在4强中占据两个席位,证明中国电竞不论生态还是战队统治力,都已是世界领先地位。

《2020全球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显示,疫情期间中国电竞用户新增2600万。有预计称,今年中国会贡献全球电竞产业收入的最大份额,领跑全球电竞行业。

“今年没拿冠军,明年继续努力。”就像喻文波说的那样,2021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还将在中国举行,未来皆有可能,被拿走的奖杯,明年把它留下来。

注:S9、S10奖金不包括冠军皮肤销售提成

新京报记者 刘姝君

新京报记者 徐邦印

推荐内容

热点新闻